【学习小组按】

  连日来引发舆论关注的刘文雄医生在家猝死未被认定工伤事件,近日有了最终结果。

  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政府于3月6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撤销仙桃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3月7日,仙桃市人社局重新作出决定:刘文雄为在防疫备勤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予以认定为工伤。

  一场争议尘埃落定,但喧嚣过后,我们的反思不能停。

  简单回顾一下事情经过,刘文雄是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的一名医生,1月24日,刘文雄担任该院成立的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副组长,并负责日常工作。2月13日凌晨,刘文雄在家突发心梗不幸离世。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出具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刘文雄家人于2月27日向仙桃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这一事件也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仙桃市人社局最初认定为何引起社会上这么高的关注?

  首先就是在防疫期间生硬地对照法律条款,在一开始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仙桃市人社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认定刘文雄死亡既不符合“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条件,也不符合“规定的职业病范畴”,所以不予认定工伤。

  仙桃市人社局还认为,刘文雄生前一段时间以来,并未承担一线防疫值班任务,而且工作时间相对固定、上下班规律。

  后经仙桃市政府查明,事实并非如此:1月12日至2月12日,刘文雄共诊治病人3506人次,其中一般发热病人670人次。防疫期间,医院还将刘文雄电话号码对外公布,据媒体报道,刘文雄去世当晚10点还有患者电话问诊。

  所以,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认定,特别是对疫情中重点防控地区的医生来说,不能简单地因在家死亡而机械地认定不符合法律条款。

  最近被众多网友点赞的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谈到医生工作性质时就表示,很多医生“有重症病人的时候,没什么下班的概念,直到病人症状平稳后才能走”,“到点下班后,他们也还在病区里,还在讨论病情。”所以才有一些强制休息令的报道。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刘文雄在防疫期间还一直带病坚持工作,1月30日就曾感到右胸疼痛、胸闷、气喘等症状。

  最终,仙桃市政府综合考虑防疫期间的工作情形,认定刘文雄死亡属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刘文雄儿子也在朋友圈发文:“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希望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也请大家放心。”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是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既有经验,也有教训。

  此事虽然告一段落,但是我们的思考不能停止,假如此事没有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最后的结果能否反转,我们要打一个问号。此外,从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开始,到最终予以认定工伤,半个月时间,对其他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士气也或多或少会产生影响。

  疫情发生以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多次强调,要加强对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志愿者等群体的关心关爱,有些地区对工伤的认定范围还外延扩大到“在抗击疫情过程中遭受事故伤害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防控疫情已经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作为给抗疫一线提供支撑的有关部门,特别是决胜之地的湖北地区,如何为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解除后顾之忧?还是要把工作进一步抓紧抓实抓细。

  依法防疫并不是照搬照抄、教条机械地执行相关规定,只要工作再细一点,不难认定刘文雄在家工作的事实。只要做得再实一些,就能避免家属的伤心和舆论的声讨。更重要的是如何切实保障抗疫一线工作人员的生命健康,落实安排轮休,加强心理疏导,让他们能持续健康地投入抗疫战斗。

  3月10日,武汉市所有方舱医院已经全部休舱,而一些从事安保、保洁等工作的“志愿者”却接到一纸“马上回家”的通知。拿着通知的志愿者,小区不让进,原来住的酒店也让他们尽快搬离,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

  同一天,习近平来到武汉,首先肯定的是一线医务工作者的辛苦,称他们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而要想取得最终战疫的胜利,还要依靠这支中坚力量,以及更多的社区工作者、公安干警、志愿者等一线工作人员。

  习近平在接见医护人员代表时说了三个“一如既往”:党中央和各方面将一如既往大力支持湖北和武汉抗击疫情工作,一如既往全力提供医疗物资支援,一如既往为大家解除后顾之忧。

  习近平此次武汉之行,温暖了抗疫一线工作人员的心。而这些凝聚到一起的心,我们千万别让它凉了。

  编辑/鹤鸣

  *西南政法大学蔡斐教授对此文亦有贡献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83980202&ver=2211&signature=y5No9aovr00et5JC44szXCVok1TLBhH2ku-zLaVjKHY5R0I2x*hxuRY5C5GVwDKS0Aixcd98I0boLleqMQOofGhZ6Cj4QHx3p50Z1oKt4*AOnTUVKTeXz2j84QhKGQD-&new=1